淺塵_貓x

Rette Mich

[Tae X Tee] MY SIN 后记





Tee 的父亲终是受不了Tee 在家里耍废,身上总是有些莫名的酒味、桃味,把他抓了出去。




待Tee 看清是IDEA 傢私店后,他绝望的向后跑,可是强壮的Alpha一把拽住了他的衣领,「别乱跑,一会儿给我正常点!好不容易托朋友给你找了份工作,听说她家还有个Alpha 儿子,跟你同校比你大一点在这里做兼职,你可别给我丢脸!」




「我⋯⋯我发誓做甚麽工作都可以,但这里真的不行!」啊,他的/屁/股/还疼着呢! 哎,而且不只丢了脸,连/初/次/也丢了。




「别想骗我!」




「叔叔好!」一把温柔的男声响起,Tee 立刻拉起兜帽,抽紧索带,一张小脸就被藏住了。




「你好,是Tae 吧?」Tee 的父亲看到Tee 这个样子,反了个白眼,还是认真打了招呼。




「看来N’ Tee很紧张呢!」




「呃⋯⋯你别介意,他一毕业就搞到自己像葬爱家族似的,又不工作,这几天还一身酒味,估计是偷喝酒了。」




「没事。我对N’ Tee 弟弟还是有很印象的,正好我仓库少了个员工,妈妈说今天来了新人,没想到是N’Tee 呢!」




「呵呵⋯⋯」




「叔叔就放心吧,仓库里的工作不难,而且只有我一个,不会有人为难他,而且包他⋯⋯很!快!乐!」




Tee 的父亲看他一脸正气,便放了心,「那我家Tee 就拜託你了。」




看着两人走远,Tee的父亲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诶!诶!上班为啥牵手哇?」

MY SIN [TAE X TEE] [ABO]

在家俬店和扭蛋店内看到帅哥所引发的脑洞。

严重OOC

BGM: She is my sin by Nightwish

高考完结,距离人生下一个阶段还有4、5个月, 许多人却早已分化,抑制着的/慾/望/便变得更明目张胆。


Tee摸着耳朵上的几个环,心里有些烦躁,偌大的IDEA 傢私店里在接近关门的时间,没有甚麽顾客,只有些员工以恶毒的眼神射向Tee。 只是Tee早已习惯别人的眼光,让他紧张的是仓库附近没有看见Tae,和他所掌握的资料不符。


垂头丧气走向出口,那个人正在把手推车推回原位,黄色的制服上别了一个红色的新人襟章。红色很能勾起人的/渴/望,”new” 这一简单音节,包含了新鲜的蜜桃香味,放在手心却痒在心尖,带着清晨露珠的气息大概是Omega 的信息素吧。想着想着,Tee觉得嘴唇有些乾,掏出桃味的护唇膏抺了两下,没想到竟愈发燥热了。


Tee几乎绝望的感受自己身上的蜜糖味,新穿的耳洞还在发麻,每次忍不住要冲破双O 之间的高牆,也只有伤口能麻木这份冲动。但就算耳朵上有100个洞,他也不能让自己近乎疯狂/变/态的伤害了对方,Tae值得个优秀的Alpha,而不是自己这个毕业后由阴沉到Punk的绝望青年。 


但不是现在, 今晚差点失去Tae 音讯的Tee,心比脑子快,轻轻跳进一架购物车,来到Tae 的身后。


Tae转过身来抓住了这辆非/法/行驶的车,「晚安,我尊贵的客人,Tee。」

...

全文




【情书 10】完结 Forth X Beam

 

星期六三点半,Beam就来到逐月咖啡厅,要跟一个陌生人会面足够使他侷促不安了,更何况他对Forth还有些莫名奇妙的好感。

 

Beam 一边搅拌著咖啡,一边观察著窗边,此时一辆摩托车在门口煞停,把他吓了一跳。 门上的铃铛响了,他慌忙低下头,却该死地脸红了。

 

Forth 很坦然地走到Beam面前,「小帅哥,在等人吗? 」

 

Beam 抬起头那刻,Forth 愕然了,不过很快地就恢复了原状,「我跟Tae,你跟Tee 不会是失散了的双胞胎吧? 」

 

「呃......」Beam 看著面前穿著黑皮夹,全身散发著荷尔蒙的Forth,有点说不出话来。 

 

「莫不是我长得太吓人? 」

 

「不是......不是......只是觉得Forth感觉跟信裏一模一样。 」

 

「我知道啦,毕竟有魅力的人,在信裏也会是。 」Forth 眨了眨眼,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引得Beam笑了起来。

 

「这样才对嘛,笑起来多好看。 你的咖啡凉了,等了很久吧? 」

 

「啊? 没有没有,凉了不烫嘴。 」Beam 真想一巴掌拍死自己。

 

「啊,怎麽办!Beam太可爱了! 」

 

「我不可爱,我是帅! 」这沾沾自喜的感觉是甚麽回事?!

 

「没关係啦,反正我觉得可爱就行。 噢对了,这个给你。 」

 

Beam 疑惑地接过信封打开,「房产證? 」

 

「如果喜欢一个人, 我不愿浪费可以跟他在一起的机会。 所以我决定在这定居,你要做我酒吧的老闆娘吗? 」

 

「你就不怕我把你的钱都骗走吗? 」

 

「既然来到这裏,我就做好了一无所有的准备。 」

 

「我不想做老闆娘。 」Beam 把信封推回,拿别人的钱财算什么呢?

 

Forth 盯著Beam 的眼睛良久,而Beam 被他看得不知说些什么。


「唉......」

 

Forth 抽出一张纸钞放在桌上,Beam以为他要走了,当下有点後悔,没料到Forth直接把他拉走,然後他就稀里糊塗地来到逐月雪山脚下。

 

「听说,逐月雪山很美,虽然被拒绝了,还是想跟你一起来。 」

 

「你知道吗?Tae也说逐月雪山很美,两年前却因此丧命,我也再没有来过。 」

 

「啊? 对不起,我又搞砸了。」Forth想往回走,无奈Beam却一声不发地向上爬,他只好跟著Beam。

 

「这裏的黄昏很美的,只是太安静了。 」他们停在了一个小凉亭,Beam扒在栏杆上,而Forth却有些不敢靠近。

 

「啊!!!!!!!Tae,你这个混蛋,劳资辣麽帅,居然只当我是替代品! 你活该被我忘记! 」山裏都回盪著Beam 的声音。

 

Forth 以为Beam 哭了,靠近一看却看见Beam的笑容。

 

Beam 手裏的一鞠雪,被他轻轻吹开,有些沾上了他的眉眼,黄昏的阳光使他的眼睛更透彻。

 

「我不会让你一无所有的。」--这是给你专属的情书。


【情书 9】 Forth X Beam

 

Beam: 

 

很久没收到你的回信,是不是假期完结,要开始工作了?

 

下星期六,我会去神户一趟,下午四点在市中心的逐月咖啡店等吧。

 

Forth

 

「唉! 又是这种强硬的态度,让人拒绝不了。 」Beam 懊恼地挠头。

 

「拒绝不了就去呗。 」

 

「Kit, 你怎麽可以说得这样容易?本来我跟他就没有甚麽关係......」

 

「没有关係你纠结甚麽? 别浪费你们俩的缘份,去见一面,还说不定能找个老公回来。 」

 

「可是......」

 

「别可是了,到时候你要是不喜欢他,我和Ming救你走。 」

 

「不是啦,」Beam尴尬地笑笑,「我还是会去的,毕竟要人白来一趟也不太礼貌。 可是我要穿甚麽去见他啊? 」

 

「你要不改名叫泰迪? 是个男的都能撲上去。 」Kit 翻了大白眼。

 

「你再乱说我就告诉Ming,你上星期没来我家,其实是去喝酒。 」

 

「行行行......我服了」Kit 举起双手投降,「不过,我倒是想起Ming之前在东京大学的学长要来,又要一起去喝酒,好似是叫......For......Forth?」

 

「欸? 」

 

看到Beam 殷切的眼神,Kit无奈地掏出手机。

 

「喂?Ming?」

 

「Kitty! 这个时候打给我,是想我了吗? 」

 

「给劳资好好说话。 」

 

「不要兇我嘛......」

 

「 不跟你废话了,你学长Forth喜欢甚麽类型的人? 」

 

「呜呜呜呜......Kitty难得打给我,却是问其他男人。 」

 

「别鬼哭狼嚎的了,我帮Beam问的! 」

 

「噢......可是还是有点伤心嘛......」

「我跟PForth 很久没见了,最有印象的就是他的电单车,身材很好,是我上一届的院之月。 」

 

「他喜欢哪一类的? 」

 

「呃......长得好看的? 像Beam这种白白的,应该挺对他胃口。 」

「不过Kitkat今晚是不是要给我一点报酬啊? 」

 

「甚麽? 信号不好......信号不好......88」Kit 红著脸把电话掛断,刚才还开著外放,这小子怎麽可以乱讲话。

 

「你这细皮嫩肉的,肯定没问题。 」Kit 平复了心情后, 突然蹦了一句话。

 

「我可是帅气! 别乱说话! 要说可爱还是你吧,Kitkat。 」

 

Kit 一只拖鞋扇过去,「别学Ming说话,恶心死人了。 」


即逝【煊杨】

本来在小李拉二胡里的各种cp 摇摆不定,结果看了轩翰cp剪辑后, 决定还是二胡吧。 


--------------------------------------------------------------------------


我爱着你,你的眼里只有他,他却从没把你放在心上。


胡文煊不止一次问自己,这到底是什么垃圾爱情,根本逃不出,却又注定没有结果。


可能是现在这一刻,文煊可以趁人之危抱紧怀里正在哭泣的人,感受他身上的奶香。


为什么喜欢胡春杨?


可能是胡文煊长大于单亲家庭,只有他跟父亲相依为命,准确的来说是和电视机一起长大,所有的卡通人物都是他的朋友。父亲是典型的工作狂,对于照顾孩子不太在行,就把胡文煊扔给了保姆照顾。而胡文煊也不喜欢和那些嘲笑他的同学玩,所以他的童年都是孤独的。


初中那年,父亲带回来一个阿姨和哥哥,没有结婚只是同居,结婚这件事对于父亲已经没有什么大意义,也似乎不需要在意小孩子的感受,反正也从来没有过。 


胡春杨向下的眼角,使他看起来总是无精打采和有点凶,偏偏他肉肉的脸蛋,让文煊想起了电视里呆萌的卡通人物。文煊想:卡通人物来到现实生活,也会是很友善可爱的吧!


可惜的是他可爱的那一面,永远都不属于胡文煊这个弟弟。噢,忘了说,二胡的生命里还有一个叫李汶翰的大哥。虽然没有血缘的牵绊,胡文煊始终是比胡春杨小几个月,半途杀出来的弟弟,所以关系再好也只能是‘貌合神离‘?


“哥哥,别哭了。汶翰哥他值得最好的舞台。” 胡文煊很自然的就叫了他哥哥,明明之前一直都叫不出口的,但会不会让怀里的人把视线转移到自己身上,哪怕一秒也好。 


不好意思,这纯属胡文煊的幻想。


“恭喜李汶翰出道四周年以及成功加盟Uni 工作室。” 


台上的主持人在李汶翰和周艺轩签署合同后,把麦克风递给了周艺轩,示意他发表点感想。


周艺轩接过麦克风后,不急着说话,反而一把搂过李汶翰。


台下记者嗅到八卦的气味,立刻问:“看来两位关系匪浅,不知道发展到什么地步呢?”


“就是我们做了屏幕情侣那么久,连家人都催我们,所以……” 周艺兴举起他们俩握紧的手,“今天我成功求婚了!”


胡春杨丛胡文煊的怀里逃出来,无神的看着台上情侣手上的戒指,“怪不得……汶翰哥说今天有重要的事要公布……” 


“什么时候确认关系的?”


“一见钟情,不过我不想影响轩哥的事业,所以最近才确定。”


“什么时候婚礼?会公开吗?” 


“还没选好吉日,应该会公开的。”


胡文煊拉走了胡春杨,把人塞进了车,再不走他估计胡春杨会发疯。


胡春杨呆呆的坐在副驾驶。


胡文煊无奈地扭过身帮他扣安全带。


“嘶……” 胡春杨张口就咬住了胡文煊的肩膀,一手抓着安全带的胡文煊痛却不敢动,尴尬的卡在那,直到胡春杨松开了口。


“痛……” 


胡文煊终于坐回驾驶座,他知道胡春杨的那声“痛”代表什么,也一直体会着。


樱花树下啊~

【情书 8】Forth X Beam

Beam: 

 

作为朋友担心你也是正常,所以我不会放在心上。

 

Tae 算是文武双全的学霸,而我就是坏学生,上课睡觉翘课已是家常便饭,偶尔打架也是让老师头疼的很。 可是因为跟Tae 长得很像,我这种学生走在路上也会收到情书,不过收信人很明显地不是我。 後来我才发现Tae 有恐女症,每次有人向他表白,他都说他是Forth。

 

Tee 是个可爱的男生,所以我也不懂为甚麽他会跟我们俩一起,可能是TaeTee 这两个名字经常被老师搞混吧!

 

Forth 

---------------------------------------------------------------------------------------------- 


Forth:

 

这种事的确是Tae 才会做得出,他应该很庆幸当时有你作挡箭牌吧。 我可从来没有见他和其他女孩子单独外出过呢!

 

Beam 


------------------------------------------------------------------------------------------------

 

Beam:

 

确切来说,Tae 很少和其他人外出,感觉他很认生。

 

而在选班委的时候,我们三个被分派了图书委员,当然也只有Tee 会乖乖地完成工作。 我们俩就是打酱油的,我喜欢在图书室後面睡觉,Tae 就喜欢找些奇奇怪怪没有人看的书。

 

忘了说,音乐室那时候不对学生开放,所以Tae 会在图书室裏练吉他。 不过大家一放学就走掉,不然那些迷妹肯定塞满图书室,叽叽喳喳地不让人睡觉。 

 

Forth 


------------------------------------------------------------------------------------------------

 

Forth:

 

很惊讶的Tae 从来没有展现过他的音乐才华,不过他倒是很喜欢到乐器铺逛。

 

Beam 


------------------------------------------------------------------------------------------------

 

Beam: 

 

其实他只有在图书室玩啦,只有三个人的时候才耍帅,真是奇怪。

 

不过有一次,班主任刚好来巡查,把他抓个正著,於是我们俩也因为包疪的罪名,要一起在歌唱比赛表演。

 

歌名我忘了,反正就是关於暗恋的。 我问过他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他说「嗯。 」

 

Forth


------------------------------------------------------------------------------------------------

 

Forth:

 

真是令人忌妒,被那个时候的Tae 爱著很幸福吧! 只是那个人是谁? 还有你能猜到Tae为甚麽不再玩吉他?

 

Beam


------------------------------------------------------------------------------------------------

 

Forth: 

 

有甚麽好幸福的啊? 如果是我,一定会抓紧机会表白。

 

至於他喜欢谁,我也能猜应该是Tee。 这几天準备搬家,翻出了Tae 在转学前给我的书。 本应该帮他还回图书室,但那时候我随便放就忘记了。 那张借书卡後面有Tee 的画像。

 

在歌唱比赛後,我三个偷偷去买酒。 酒醉之际,他说吉他是为了心爱之人而学的,很可惜他无法知晓对方的心意。

 

他转学後,我们发现他把吉他留在了图书室。 放学後,我看见Tee背著吉他在等公交,他说他要卖了吉他赚钱。 不过我知道,Tee在之後学会了吉他,可笑的是原来Tae 再也没有弹过。 

 

Forth 


------------------------------------------------------------------------------------------------

 

Beam 才发现信封裏还有一张借书卡,翻到背面果真是一幅小小的素描,若不是Forth一早说明是Tee,他会以为是自己吧。

 

直到眼泪滴在借书卡上,Beam才慌忙擦拭,却把铅笔的痕迹晕掉。

 

「原来我只是替代......」

 


【情书 7】Forth X Beam

Forth:

 

真是万分抱歉,我从来没有质疑过你的身份,只是朋友刚好看到信,担心我才会作出如此冒犯的事。

 

这封信是在你家门口写的,本想亲自道歉,却终究鼓不起勇气。 我的衝动带来了很多麻烦,对不起。

 

Beam

 

「走吧......」

 

「哈? 说不定他一会儿就回来了。 」Kit 无奈地说。

 

「算了,天气那麽冷,难道要你陪我在这裏傻等吗? 你无所谓,你家的小狼狗还不把我咬碎。 」

 

「可是难得来小樽......」

 

「Kit,谢谢你,没想到你会陪我来小樽。 」

 

Beam 其实很後悔,自己为了一个完不认识的人而发好朋友的脾气,还以为自己也要失去另一个信任的人。 所以早上在机场看到气喘吁吁的Kit时,真的是所有的後悔与内疚都湧出来了。

 

而Kit 只有一句,「不是说长的像Tae吗,就让我去见识一下整容妖术。 」

 

有旅伴真好,Tae跟他也好像从来没有一起旅遊过,可惜了。


【情书 6】Forth X Beam

「哦? 」虽然写信这件事完全是Beam主动,但Kit 说的那句「芳心难耐」唤醒了Beam的羞耻心,所以Beam就把疯狂止在上一封收到的回信。 他没想到,还会收到信。

 

Beam:

 

附上了高中学生證,可以證明我的身份。 如果说我是Tae的高中朋友很可疑,那麽你的身份也不奇怪吗?

 

你的问题和要求我都完成了,所以请停止你的把戏,我们还是不要再联络了。 

 

Forth

 

「铃铃铃铃铃......」

 

「啊! 大晚上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Kit 挣扎了一下,裹了件大衣,走到客厅,「不会是死Ming又跟同事去喝酒不回来吧! 」

 

「死Ming......」Kit 已经準备好骂人,没想到电话那头传来的是Beam抽抽噎噎的声音,「Beam?」

 

「Kit......Forth......写信的人说不要在联繫了......」

 

「呃......毕竟你们是萍水相逢。 」

 

「你知道为......为甚麽吗? 」

 

「我不可能知道吧。 」Kit 心裏突然有种不详的预兆。

 

「是你吧。 只有你知道写信的事和Forth的住址。 」

 

「我是为你好! 你万一伤心过度不清醒被骗,怎麽办? 」

 

「他......寄了高中学生證......」

 

「那也可以是伪造的......」

 

「看......你也没有底气了吧? 你得到了幸福,就不用管我的感受了。 在你眼裏我很卑微吧......」

 

「你在说甚麽傻话? 喂喂喂喂? 」


【情书 5 】Forth X Beam

Tae: 

 

不好意思打扰了,我的回信不但没能完成你小小的要求,反而希望你能帮我一个小忙。

 

我和Tae 的关係算是很密切吧。 但在两年前,他离开了,我才发现我对他的过往一无所知。 所以可以告诉我更多高中时代的Tae 吗?

 

Beam 

 

--------------------------------------------------------------

 

Beam:

 

当时Tae 的转学也很突然,他果然没有变,总是藏著掖著不肯说。 

 

我跟他的关係其实很微妙,他比较冷漠,就是现在大家说的高冷学霸,而我就是坏学生形象,再加上Tee是铁叁角。

 

其实也说不上很铁啦,但我们的性格总是与周围的人不同,於是说变了我们叁个在学校都经常在一起。 你可能不太懂,简单来说就是无可奈何之下的组合,在学校一起吃饭上课,放学就各回各家。 

 

另外,很特别的是我和Tae 长得非常非常非常的像。

 

Forth


--------------------------------------------------------------

 

「甚麽! 你是脑袋被门夹了,还是喝水也能喝醉你? 」Kit 看完这两封信後真是要被气死,「你怎麽会相信对方是Tae的高中同学啊? 万一是诈骗呢? 」

 

「一定不是的,收到这一样一封奇怪的信,却能好心回信的人,不可能骗我。 而且就算是骗了,我就假装认识了新的Tae就好了。 」

 

「我呸! 诈骗集团会在乎这点时间这点邮费吗? 下次肯定是说,要寄Tae以前的东西给你,然後问你拿钱。 而且你看,他说他跟Tae长得非常像,难道不是想骗你去找他,然後把你的五脏都摘了卖了,再埋了你毁屍灭迹。 」

 

「呃......你也想像力太丰富了吧! 我没有那麽笨,只是......」

 

「只是你芳心难耐? 」

 

「咳咳......」坐在咖啡厅的人都向Beam和 Kit 投射奇怪的目光,Beam只能尴尬的咳两声装没事。

 

「行,我服了,被骗财骗色的话别找我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