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尘_猫

I am Taetee Girl.
In a Taetee World.

【实用向】分门别类】自然科学&社会科学科普&入门书伤肝吐血安利集

756563172:

前言:



生有涯而知无涯,为了广大想入门但不造从哪看起的旁友们,来搞了个大型书单,希望不要看了菜单就走,好歹吃一两道菜嘛




内容包括:


物理 生物 化学 数学 语言学及文学 化学 历史(这个分类我自己都觉得比较迷……) 政治 医学 天文 地理及地质 哲学 宗教 人类学 心理学 性学 经济学 计算机科学与信息技术 舞蹈 音乐 美术


该有法学的 但我不感兴趣嘛……


注释说明:


因为现在学科分类其实没那么明显了,有些书探讨的方面较多,那么它可能出现很多次~如果不是其主要研讨内容的 我会加书名号后加*但有些书作者想搞事情,说的方面实在太多而全了……你可能会发现所有它出现的场合都加了*……


以及每本书都有作者自身的观点和局限性 错误也可能会有 注意偏听则明哦


★看到最后有彩蛋


 


物理:


《上帝掷骰子吗?量子物理史话》


《无言的宇宙:隐藏在24个数学公式背后的故事》


《时间的形状》(国人新书哦)


《从一到无穷大》(好是好 就是有点老)


《别闹了,费曼先生》*(翻译的不好 但就是逗啊)


《上帝与新物理学》


《极客物理学》


《大设计》(这翻译……哎……)


《解释宇宙奥秘的十三个常数》(名字起得真地摊读物……)


《那些古怪又让人忧心的问题 what if》(小漫画哦!好玩死了!)


《皇帝的新脑》*(比较666)


《信息简史》*


《学霸也是人》*(段子集)


《万物简史》*(吹多少次都不嫌多)


《发现的乐趣》(好啦我承认是个费曼粉)


《科学史十五讲》*(真教材)


《数理化通俗演义》(虽然很入门但也好看)


《世界为何存在》(第一页就揭晓了答案)


生物:


《自私的基因》(少年 你渴望力量吗 看这本)


《生命的跃升:四十亿年演化史上的十大发明》(我男神翻译的!)


《盲人钟表匠》(翻译啊……)


《植物学家的锅略大于银河系》(喜欢的作者)


《追踪进化论》(好玩死了)


《人类尸体的奇异生活》(女神的书)


《地球上最伟大的表演 进化的证据》(适合怼人用的证据集)


《信息简史》*


《万物简史》*


《那些古怪又让人忧心的问题 what if》*


《一百种尾巴或一千张叶子》(物美价不廉)


《当彩色的声音尝起来是甜的》(灵魂插图)


《科学史十五讲》*


《皇帝的新脑》*


化学:


《元素的盛宴》


《视觉之旅:神奇的化学元素》(无限嫉妒作者 他有个元素之桌嗷)


《致命元素》


《罗密欧的毒药》(实例教学)


《五光十色》


《化学元素漫话》(上面两本感谢 @末曰 )


《学霸也是人》*


《周期表》(其实化学的成分不重 文学性强……)


《化学简史》(可惜太老了……)


《解释宇宙奥秘的十三个常数》*


《万物简史》*


《美味欺诈》*(心理阴影)


《科学史十五讲》*


《数理化通俗演义》*


数学:


《思考的乐趣:matrix的数学笔记》(大吹特吹 作者会撩)


《数学那些事儿:思想、发现、人物和历史》(很入门 不深)


《数学悖论与三次数学危机》(正经)


《丈量世界》(严肃 好玩)


《从一到无穷大》


《建筑中的数学之旅》


《学霸也是人》*(段子集)


《无言的宇宙:隐藏在24个数学公式背后的故事》


 《迷茫的旅行商 一个无处不在的计算机算法问题》


《皇帝的新脑》*


《数学之美》*


《数学:新的黄金时代》


《数学与文化》


《信息简史》*


《科学史十五讲》*


《数理化通俗演义》


语言学及文学:


《布莱森英语简史》(我男神的 夸夸)


《文字的故事》


《语言本能 人类语言进化的奥秘》(吼)


《读者时代》


《词误百析》


《文心》(还有早恋情节233)


《笔祸史谈丛》


《阅读的故事》


《声律启蒙》(大陆对长空就出自这)


《信息简史》


《夜航船》(大吹特吹 素材圣地)


《悠游小说林》


《女作家写的蠢故事》


《缤纷多彩的语言学》


《汉语史稿》(教材级别)


《枪炮、病菌与钢铁》*


历史:


《中国建筑史》(level高啊)


《触电的帝国》(亲王写的 因吹斯听)


《西方文明的另类历史》(正经段子集)


《中国现代国家的起源》


《大象的退却》(虐啊)


《人类砍头小史》(其实跟历史关系不大)


《王氏之死》(以小见大)


《图书馆的故事》


《趣味生活简史》(嗯我男神虎头蛇尾的一本)


《他者中的华人》


《从莎草纸到互联网:社交媒体2000年》(睡前读物)


《万历十五年》


《亚洲的去魔化》


《文具盒里的时空漫游》


《中国妇女生活史》


《追踪1789》(真的很好玩)


《档案中的虚构》


《战争与革命中的西南联大》


《叫魂:1768年中国巫术大恐慌》


《法国史学革命》(对 史学史)


,《大背叛:科学中的欺诈》


政治 :


《狂热分子》


《乌合之众》


《社会契约论》
《通往奴役之路》


《皇权与绅权》


《中国历代政治得失》


《枪炮、病菌与钢铁》*


《道德情操论》


医学: 


《八卦医学史》


《众病之王:癌症传》


《当彩色的声音尝起来是甜的》*


《蛇仗的传人》


《上帝的跳蚤》


《人类尸体的奇异生活》


《当呼吸化为空气》(虐)


《不存在的孩子:19世纪—20世纪堕胎史》*


《医学伦理》


天文及航空:


《大众天文学》(好啊)


《太阳系三环到四环搬迁既要》(嘿嘿嘿我女神)


《通俗天文学》


《当彩色的声音尝起来是甜的》*


《万物简史》*


《那些古怪又让人忧心的问题 what if》*


《科学史十五讲》*


地理及地质:


(讲真 国家地理杂志是真的好)


《枪炮、病菌与钢铁》


《崩溃》


《古老阳光的末日》


《丈量世界》


《当彩色的声音尝起来是甜的》*


《万物简史》*


哲学:


《大问题》(感谢 @羊炭汤 推荐)


《思想的力量》(教科书水平的专业严谨全面,但又不艰深。 @椰子叶 感谢推荐)


《哲学家们都做了什么》


《你的第一本哲学书》(又是个名字超地摊的)


《苏菲的世界》


《纸牌的故事》


《你会杀死那个胖子吗》


《从数学哲学到物理主义》(谢谢 @柯西的裤子 的纠错)


《世界为何存在》*


《叔本华论说文集》


《柏拉图对话集》


《哲学百科》(DK的 好厚…… 不要关心性价比 嗯)


《哲学的思与惑》


《悲剧的诞生》


《皇帝的新脑》*


《哲学的故事》(杜兰特)


《西方哲学史》(罗素)


《西方哲学史》(希尔贝克)


《西方哲学史》(梯利)


《西方哲学史》(赵琳、邓晓芒)(四选一吧 逃不过的……)


神学宗教:


《神之简史:人类对终极真理的探寻》 (很适合入门)


《印度神话:永恒的轮回》


《基督教神学》


《神的历史》


《人的宗教》


《结构人类学——巫术·宗教·艺术·神话》


《中国现代社会中的宗教》


《上帝与新物理学》


《无神论者的宗教》(可惜作者死得早 没进行修订)


《犹太人与犹太教》


《中国神话史》*


《“中世纪”上帝的文化》


《月亮的神话 女性的神话》*(因吹斯听)


《哈扎尔辞典》*(一本肥肠神奇的书)


《印度佛教源流略讲》


《中国佛教源流略讲》(佛教史国内无出其右)


《迷途指津》(犹太教,不容错过,但是翻译质量并不十分好,读起来会有些晦涩。)


《复活概念的由来极其演变》(非常有趣的书,梳理犹太教到基督教的复活概念演变。)


《诗里藏真》(很美的犹太教解释圣经中诗歌部分的书,可以感受一下犹太释经传统(大陆没有,hk汉语圣经协会出的))【以上五本,感谢 @维拉帕米 Cordilox


社会及人类学: 


《天真的人类学家》*(真实笑爆)


《枪炮、病菌与钢铁》


《欢迎光临社会学》


《人类简史》(送人不错)


《人类砍头小史》


《未来简史》


《百变小红帽》


《后殖民主义与世界格局》


《结构人类学——巫术·宗教·艺术·神话》


《叫魂:1768年中国巫术大恐慌》


《天空的另一半》


《女人的起源》


《房间里的大象》


《玛格丽特·米德与萨摩亚:一个人类学神话》


心理学:


《这才是心理学》


《对伪心理学说“不”》


《心理学的故事》


《不一样的心理学》


《共情时代》


《错把妻子当帽子》


《房间里的大象》


《当彩色的声音尝起来是甜的》*


性学:


《科学碰撞性》


《海蒂性学报告》


《枪与玫瑰的使用办法》


《月亮神话 女性的神话》*


《当彩色的声音尝起来是甜的》*


经济学:


《魔鬼经济学》


《大众经济学》


《江村经济》


《牛奶可乐经济学》(一般来说入门都这个?)


《为什么天堂不需要经济学家》(感觉微妙……有点亏)


《经济学原理》(教材级)


《贫穷的本质》


《无言的宇宙:隐藏在24个数学公式背后的故事》*


计算机科学与信息技术:


《数学之美》(其实真的 该叫计算机之美) 


《迷茫的旅行商 一个无处不在的计算机算法问题》(……非专业学生看得懂吗?)


《信息简史》


《思考的乐趣:matrix的数学笔记》*


《从莎草纸到互联网:社交媒体2000年》*


《未来简史》


《最有人性的“人”》


《哥德尔 埃舍尔 巴赫 集异璧之大成》


《皇帝的新脑》


舞蹈学: 


《人体律动的诗篇》


《返回原点 舞蹈的身体语言研究文集》


《舞蹈传说与典故》(槽点很多)


《中西舞蹈史教材》(真教材)


音乐: 


《古典风格:海顿、莫扎特、贝多芬》


《哥德尔 埃舍尔 巴赫 集异璧之大成》


《西方音乐史》(朗多尔米)


美术:


《艺术的故事》


《剑桥艺术史》(共八卷,国内也有三卷的版本,太入门了这个)


《西方艺术新论》*


《哥德尔 埃舍尔 巴赫 集异璧之大成》


《写给大家的西洋美术史》(重点推荐)


《科学革命的结构》是极好的 但我不知道放哪所以……


给看到最后的旁友的福利和书单:


按理说应该写在上面分门别类的 但太多了又是系列……我也太心累了 所以↓


《剑桥科学史丛书》11本!!!但是没有《近代物理科学和数学》……想要就去淘宝或者孔夫子旧书网吧! 


http://pan.baidu.com/share/link?shareid=1167999488&uk=906828033


图灵新知系列!!!都是数学物理相关 在上文出现过的数学笔记就在这里有 mobi版 也可以用手机客户端kindle软件打开


http://pan.baidu.com/s/1eRTsLoe


《牛津通识读本》58本!!!(有的写得比较简略有的作者严谨有的作者放飞自我 总之很好玩)


http://pan.baidu.com/s/1c6a6v0


包括:《中国文学》《法律》《记忆》《地球》《黑格尔》《性存在》《量子理论》《全球经济史》《进化》《马基雅维里》《罗兰·巴特》《现代日本》《广告》《数学》《科学革命》《美国总统制》《资本主义》《人生的意义》《古典哲学的趣味》《考古学的过去与未来》《亚里士多德的世界》《西方艺术新论》《佛学概论》《选择理论》《达达和超现实主义》《笛卡尔》《设计,无处不在》《大众经济学》《我们时代的伦理学》《福柯》《全球化面面观》《哈贝马斯》《海德格尔》《历史之源》《天文学简史》《印度哲学祛魅》《国际移民》《犹太人与犹太教》《卡夫卡是谁》《康德》《克尔凯郭尔》《缤纷的语言学》《文学理论入门》《简明逻辑学》《医学伦理》《牛顿新传》《尼采》《哲学的思与惑》《法哲学:价值与事实》《科学哲学》《政治哲学与幸福根基》《政治的历史与边界》《后殖民主义与世界格局》《生活中的心理学》《叔本华》《社会学的意识》《基督教神学》《维特根斯坦与哲学》 等


历时一个月终于搞完了,我只想静静,甚至提前进入了贤者时间【ade!我的生活费……】


喵的,要是活了一辈子,却连自己身处世界的运行规律都没搞清楚,真是白活了。


祝大家能成为一个更加博识、有趣、有独立思考能力的人。

夜色浓 (1)

夜色浓,战火连天似乎不属于这城市。

M 城为英国人的管辖区,设防和军备在整个国家里数一数二,但以日本人丧心病狂的攻势,沦陷也只是时间的问题,毕竟英国在欧洲也被德军炸的焦头烂额,哪有空闲支援。

但没有什么可以抵挡不夜城的魅力,即使大难临头,日夜笙歌才是时髦和风度,挥霍寂寞和恐惧中仅剩的愉悦。他却在楼上,倚着栏杆观看这一切,并不打算参与。

酒杯轻碰撞,色彩各异的酒水在摇晃,反映出舞女曼妙的身姿。水晶灯迷惑了视线,一张张红唇,欢声笑语,好生快活。

“一会如果马老板来了,由你接待,怎么做,你应该知道。”

“是,四哥。”

“开始吧。” 蓝色的身影消失在转角,几秒后连脚步声也消失了。

“哟!是马老板!今天是什么风把您给吹过来了?” 进门的是一位中年男子,蓄着八字胡,丝质的马褂和手上的大金表,让秦妈妈不敢怠慢,立马迎了上去。

“红袖呢?” 马老板一来就直截了当的点了百乐门头牌。

“这个……这个……红袖身体欠佳,早早就歇下了。”

“秦妈妈,就让小曼陪马老板喝酒吧!” 一道狐媚的声音响起,踏着高跟鞋,扭着腰走了过来,自然的勾住马老板的臂。

“算了算了……还是小曼懂事。” 马老板搂着小曼上楼。

“赶紧送点下酒菜去小曼房间。” 秦妈妈催促着下人手脚快点,可不能得罪贵客。

小曼斟满了酒,递到马老板的嘴旁,马老板痛快地接过,一饮而尽。

“马爷今天心情很好?” 小曼可以靠近,几乎是坐在他的身上。

“当然,” 马老板自己又斟了一杯酒,“今天又谈了一桩大生意。”

“怪不得马爷最近都不来找小曼……”

“忘了谁,也不可能忘了你呀!只是日本人赶着要买工厂……” 嗅着小曼颈部的香水味,马老板愈发迷糊,双手胡乱在她身上摸索一番后,终于倒下。

“马爷?马爷??” 小曼把不省人事的马老板拖到床上,随意扒拉开他的衣衫,再解开自己旗袍上一颗纽扣。

“切!搞定!” 小曼甩甩她一头的卷发,开门离开。

楼上修长的手指夹着烟往嘴里送,他与这个城市一样的寂寞,吐出一口烟。

“四哥。”

“嗯……”

“我搜过马老板身,没有情报,不过他倒是说了日本人着急着要买工厂。”

“很好。明天休息一天吧。红袖怎么了?”

四哥的赞赏在小曼身上很受用,她得意洋洋的神情让四哥不自觉的皱眉,但她是优秀的特工,总不能无故打骂。

“谁知道呢? 隔几天便托词旷工……” 小曼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在背后编排队友不是特工应做之事,“可能……可能是之前休养不足……”

四哥淡漠的摆手,示意小曼回去照顾马老板,不要引起怀疑。

“哒!” 时针和分针重叠指向十二点。四哥把烟蒂摁熄在烟灰缸,剩下一缕烟在挣扎。皮鞋踏在茶几下一块松动的木地板,地面裂开一道口子,连人带椅往下送。原来的地面还是那张沙发,只是缺失了温度。

他站了起来,把银色的面具安在脸上,往身上罩了一件暗蓝的披风,戴着黑色皮手套的手扯着皮带的两端,确认一切完好。潇洒的走往河边,等待他的目标。

平静黑暗的河面,内藏不知多少漩涡,把经过的人卷入吞噬。树荫下,入侵者压低的帽子隐藏不安的情绪,试图与黑夜融为一体。

一阵风吹过,蓝色的影子从树上落下,晚风卷起了残叶和披风,石板路上的脚步声替生命倒数着。

“滕田。” 魔鬼般的嗓音在身后响起,被称作滕田的人却没有停下的念头,只是疯狂的向前跑,试图往同伴的位置多靠近一分。

“别挣扎了。” 轻描淡写的一句仿佛他要杀死的是一只无关重要的蚂蚁,修长的手伸出,皮鞭绕上滕田的颈部。

“咳……救……呃……” 黑夜抹去滕田的呼救,双腿蹬着,却在石板路上留不下任何痕迹;双手紧紧抓住皮鞭,试图在脖子和皮鞭间留下一丝呼吸的希望。

红色的身影掠过,披风的布料拂过四哥的脸后,倒在地上的公文包已成他手上之物。

“你是何人?” 四哥气的不轻,任务本来顺利无阻,却半路杀出个黄毛小子。

“咳……” 侥幸得以逃脱的滕田瑟缩一角,疯狂的咳嗽,四哥已然顾不上他了,文件才是最重要的。

“呃!” 一道银光闪过,滕田应声倒下,不甘心的握住手枪,咽了气。

“我们有缘再会!” 深沉的声音犹如从喉咙深处而来,却无比轻快,灵活的融入平静。

“该死的!” 四哥恨得牙痒痒的,一脚踹在滕田的尸体,才想起刚才红衣人貌似扔了个飞镖。

粗糙的手磨砂着带血丝的飞镖,看着上面的刻字。

“光平……你等着!”

——————————————————————






帮扩

虽然他们来了,我也未必能去😂😭

MooNs:

現在有一個十分重要的消息告訴大家...
現在正在收集簽名使逐月六子能在香港開見面會!只要是收集夠1000人就有機會,現在已經收集到400多人了!只要大家擁躍參加簽名和share出去,距離成功就不遠了!
求求你們了!

Link:
https://docs.google.com/forms/d/1VBu_jE9pl-W1Wncbo4cEH2D8YcZLrdOh0z1Qc6tev0A/alreadyresponded?edit_requested=true

https://www.wjx.cn/jq/17577137.aspx
如果可以的話希望兩個都可以填上><
感謝幫忙 @糖糖大老板 答應幫忙擴散
#kimmoncopter #kimcop #kimmomdj #ccopter #ใหญ่ลักยิ้มยักไหล่2017
#ขุณขิมมอญ #ตี๋คนขี้แกล้ง2017#บาสเด็กอ้วนที่แท้จริง#ก็อตอิทธิพัทธ์#เต้ติสชีวิตโลเทค #gxxod #bbasjtr #gxxodbbas #gxxodbas #taetee #teejaruji #taedarvid #2moons #2moonstheseries #逐月之月 #少爺少奶奶 #神哥胖胖 #四哥四嫂
@小笊闯天涯  @Ines  @一柄妖刀洞爷湖  @远山声渡  @66️⃣6  @✨飞天柯基✨墨痕   @已开启意念填坑模式的咸鱼。  @星河绘梨衣  @Demon__晨  @阿茶多酚  @陆辽  @只吃糖的怂平  @钟情啵儿👌  @無限箱庭  @舔你一脸OFF嗷  @嗑糖专业户  @是老裴啊_  @浅尘_猫  @陆饮无  @C漠尘  @有朝一日  @kiki家的桃小爷  @若山河  @Yoooogurt  @Lio酱🎐  @沉迷于大酒窝柯基腿无法自拔  @西泠不是冷
@一下可愛的大大幫忙擴散>人<
*按不到連結可以在評論裏直接按

啊啊啊啊啊!初恋这件小事好好看!!!!

老夫的少女心😭😭😭😭

我很幼稚也很天真地抱着自己的固执。
发现说假话才是你眼中的真诚。
也许,我就是如此无趣,无法融入周围。
当我,显露了那么一点的性情,融合一点假笑,变得跟你一样的时候,我就是虚假了。

可笑。

自己不努力,死拽着别人,以为可以拉自己一把,却也拖住别人的后腿。逃也逃不过硬塞给我的责任,每一次的前进,都要后退几步。

我为我的幼稚和懦弱而道歉,不为什么,只为更好的自己。

最初的梦想(番外)

以 Tee 的戏精性格,他参加什么活动都是上蹿下跳,绝不放过任何搞事的机会。

“P, 和我换个位置吧~~” 趁着模特走过,没人注意的时候, Tee 悄悄的说。

“可以可以。等主持人说话时换。” 滚哥也是受够了粉丝的目光,恨不得马上就换。

不知道 Tee 跟滚哥说什么的 Tae 瞬间面无表情的撇开头。

坐了几分钟,主持人开始念广告词,滚哥和 Tee 立马换位置,昏暗的灯光下 Tee 还是可以看到 Tae上扬的嘴角。

在场的粉丝激动的尖叫着,主持人顺着他们的目光一看便了然,“咩~有人想老攻了!”

浓厚的妆也掩盖不住 Tee 的害羞,而 Tae 越发笑得开心。

“你想我了?”

“没有。” Tee 挤出两个字,绝不承认。

“好好好……没有就没有。”

富节奏感的音乐再次响起,主持人回台下就坐,模特顺着次序走出,步步生风。Tee 看着漂亮的姐姐们和飘扬的衣服,双眼冒出红心。当然,如果有人的眼光胆敢勾在自家老爷身上,他也会不留情面的盯回去。

好死不死的,一位火辣的小姐姐送给 Tae 一包东西和一个飞吻,Tae 还很高兴的接受了。Tee 生气的夺过。

“吃醋了?”

“没有!我看看有没有炸弹!” Tee 拆开了包裹,嗅了嗅,是玫瑰花香。

“哇!有迷魂香!小心她拐你回家!长得跟白骨精一模一样的。” Tee 向着她翻了个白眼。

“那中了迷魂香的 Teetee 要不要跟我回家?”

“不要!”

“不回家,去别的地方也可以。” Tae 露出意味深长的微笑。

Tee 没好气的把包裹扔给 Tae,继续看秀。

其实 Tee 对这些泰式时尚不感兴趣,要不是 P Jane 说要Cp 一起出席,他才不来呢!在家修修仙多好!所以当主持人宣布活动结束时,他激动的鼓掌,如同放学回家般窜了出去。

P Jane 知道 Tee 肯定不会听话,早就在门口等他,一把揪住他的耳朵。

“疼疼疼……”

“知道疼还乱跑!”

“对不起呐~”

这时候 Tae 走了出来,魔性的大笑,也只有 P Jane 制得住这小屁孩。

“哼!” Tee 拉着 P Jane 走到和粉丝见面的地方,Tae 无奈的跟在后面。

“啊啊啊!!!” 粉丝们激动的尖叫,尤其是 Tae 宠溺的眼神,让他们热血沸腾。

P Jane,Tae 和 Tee 向粉丝打招呼,顺便接过粉丝手中的照片签名。Tee 看到粉丝举着 “P Tae 去 Lam 家吗?”,做着要撕掉的动作。身体却诚实的飘移到 Tae 的身后,高举这牌子,亮晶晶的眼睛在求关注。

“P Tae kab~ P Tae kab~” 粉丝整齐划一的喊,Tae 转过来,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笑着摆手。

Tae 走到 Tee 的身旁蹲下,“去 Lam 家不好玩,去厨房好吗?”

Tae 的气息喷在 Tee 的耳朵,敏感的他立刻弹了起来,尴尬的给粉丝比心。

厨房真的太好玩了……

——————————————————————————

这个是番外,至于厨房有多好玩,我会在正文探究一下。😂😂

堕(3)


夜色浓,明月被云遮过,因为在月神的死缠烂打后,天犬终于答应跟他约会。好兄弟云仙作为孤家寡人,只好替他遮掩一番,哀怨的在空中飘。

光平盯着天空叹气,在天庭,在人间,他从来没有家。父神母神早就被魔界杀死,只剩一个不成器的儿子,混了那么多年也只是个酒仙。天后娘娘宠溺他,什么要求都答应,也不过是为了故友。若他只是一个凡人,有谁会记得他?蟠桃,每年都结果,每年都有库存,更何况没有法术保护的蟠桃,掉落凡间也只能沦为普通的果子。

错,他当然有错,但至于被丢到凡间吗?他不知道,也不知天帝有何想法。

太上皇爷爷和北海神君才会听自己的心事,任他胡闹,可是他们闭关多年未出,所以天犬柯基就成了自己的好朋友。

光平也不打算施展法力,只是往酆都城方向缓缓走着。独自踏上旅途很轻松,却很孤独,留下绝望的脚印。

喋血依然坐在树下,打坐被扰,胸口那股戾气又翻滚而上。定定心神,默念心经,还是明天才进城吧。

乘着清晨的露水,光平来到城门。走到双腿乏力,才可以忘掉一切枷锁,他现在只是一个凡人。

他靠在墙角,不想动,不想看,恍惚坐在那,听着人声嘈杂,便融入了这奇怪的世界。

“死要饭的!” 店面的老板是个老气横秋的男人,一说话两道八字胡,上下晃动。粗壮的腿踢在光平的身上,“滚!别碍着老夫做生意!”

光平睁开了眼,了无生气的看了老板一眼,却没有要移动的意思。

“嘿!你还来劲了吧?” 老板挽起袖子,回店拿了一盆水,伸出手打算泼在光平的身上时,却一下不受控制,把盆子扣在头上。

“哈哈哈哈!” 听到群众的嘲笑声,老板更是气结,把盆子甩向光平,却又弹了回去,直接把他砸晕了。

“夭寿了!光天化日,杀人了!” 花枝招展的老板娘夸张的捏着手帕,大声号哭,“我要杀了你!”

老板娘抄起门口旁的扫帚,直击光平。而光平已经耗尽法力,他累了,他甚至可以感受到扫帚的扬起的风,却没有预想的疼痛。

光平疑惑的看看四周,发现一片鸦雀无声,所有人都跪下,不敢造次。街道中的马车,镶着金雕和珠宝,显示着主人的身份高贵。

车内的蒙面男子缓缓走出,黑袍为他增加不少气势和魅力,也只有光平敢与他对视了。一条黑色皮鞭从他手中伸出,快速的缠绕上光平柔软的身躯,送入马车中。

“你。” 蒙面男子毫无感情的启唇,手中皮鞭对准老板娘。

“四哥饶命!饶命!小人不知那位公子是四哥的人。” 老板娘才不管什么脸面,只知道得罪了四哥绝对没好下场。

“饶了你?”

“是是是!小人再也不敢了。”

“饶了你?” 被称为四哥的男人对于老板娘嗤之以鼻,“敢动我逐月宫的人,就别想有好下场。”

“让所有叫花子拿上扫帚,打不死他们,算他们走运。” 四哥漠然的登上马车。

“你是谁?” 光平防备的缩到一角。

“小酒,几个时辰不见,你就这么潦倒了?” 四哥脱下面具,露出帅气的面庞和难得一见的笑容。

——————————————————————————

说明一下:

小酒是光平(beam)在人间的名字
四哥是喋血(forth) 在人间的名字
月神是ming
天犬柯基是kit

最初的梦想 (5)

最近lofter 咋了?为啥鹅一张图片都加载不了!!!🌚🌚🌚🌚

——————————————————————————

Tae 可以肯定 Tee 喜欢上了神秘的餐厅的老板,而自己呢?现在他的夸赞有多少是因为营业才说的?当他发现神秘的人不过是一个普通的男子,他又是否会违心的说出暧昧的话语?

一时的头脑发昏,冲动真的是魔鬼啊!

在宿舍里睡不着的 Tae,打算到外面的花园散步。

Tee 听到声响,摸了摸身旁,睁开眼睛,却发现 Tae 已经不见了。他穿上拖鞋,静悄悄的溜了出去。整座宿舍寂静,空调吹的 Tee 的鸡皮疙瘩都出来了,冰冻的手推开了厨房的门,倒了些温水。双手捧住温热的杯子,靠在玻璃上,却看到花园里的人影。

Tee 不由自主的放下杯子,从后门来到花园。P Jane 和 Tae 坐在凳子上。Tee 躲在后面的花丛,忍受着该死的蚊子。

“Tae, 下个月是你们的宣传期,你可要更努力,走到这一步,不容易。”

“P, 你知道的,我有自己的餐厅,兼顾不来。”

“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再出来拍戏,但请你努力做好,不要让我们失望。”

“我……是为了一个人。” Tae 淡淡的说。

“为了谁?” P Jane 问。

Tae 轻柔的话语融入夜色之中,听不真切。Tee 漠然的回到厨房,也不知道自己对 Tae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Tae 总是拒人千里,但他的眉眼和冷淡的态度,让 Tee 不自觉的想起餐厅的老板,想要刻意靠近。但 Tae 的字迹跟他的不一样,说不定只是朋友?

Tae 在黑暗的厨房中看到一个身影,坐在椅子上踢着腿,有些愕然。凭借那条白花花的大长腿和他头上的两条呆毛,Tae 肯定那是 Tee。

“怎么又醒了?”

Tee 被吓了一跳,“你不也是吗?”

“唉……你这小孩。” Tae 无语的打开冰箱,拿出一盒牛奶,热了一下。

“喝完就去睡觉,别让人担心。”

“P Tae~”

Tae 转身刚好对上 Tee 的明亮的眼睛。

“做噩梦了?”

Tee 甩甩头,没有说话,Tae 继续往房间里走。

“P Tae~ 你很优秀,如果有喜欢的人,就去追吧。”

“嗯……” Tae 的脚步顿了顿,不置可否的上楼。

龙 (2)

龙的爪子勒的 Beam 生疼,狂风暴雨却被挡在龙翼外。若是他乖乖的听父皇的话嫁给 Tae,这一切就不会发生?至少 Tae 是个翩翩公子,家族钱财数也数不完,嫁过去生活也有保障,不至于连命都丢了。Beam 闭上眼睛,听着龙翼划过空气的声音。

“从今以后,誰再唱龙之歌,就把自己的舌头献给龙吧!” Tae 作为有教养的贵族公子,也不禁有了怒气。

Tae 生气的走回城堡,侍卫们战战兢兢的跟着,“五天内,把领头唱的人给我找出来!要不然,你们也给我去祭龙!”

“是!”

“Lam, 召神巫。”

“是!”

Tae 在议事厅来回踱步,散发出冰冷的气息,下人们只敢站在远处,低着头等待他的指令。

片刻,议事厅的大门打开,Lam 领进一位容貌年轻的男子。

“梅林见过公子。” 男子右手放在胸上,弯腰见礼。

“都说不用多礼,” Tae 扶起梅林,“召大师来是因为……”

“老夫知道失去的痛苦。” 若是平日梅林自称老夫,Tae 肯定会觉得莫名其妙的,毕竟梅林的样貌只像十多岁,怎会相信他已经活了500年了?

“那……我要如何寻回我的新娘?”

“只要他爱着公子,他的心声便可引导公子到龙岛。”

“可是,他和我素未谋面,我岂不是永远都找不到他?”

“非也。家人亦可,带上二皇子,定必找到龙岛。请公子准备武器和船只,下月准备出航。”

“下个月?Beam 皇子肯定等不到那个时候。”

“莫急,老夫算过命,Beam 皇子的寿命很长。而且,一个月后才是龙岛雾霭最稀薄的一个月,否则即使有心爱的姑娘引导,也会触礁沉没。”

“一个月……好吧。” Tae 略沉吟,却也知道梅林绝不会说谎,只是 Beam 皇子要受苦了。

“公子也不用再寻找领头唱的人了。老夫知道是谁。”

“我一定要找出来报仇雪恨:而且,龙不是已经灭绝了吗?”

“哈哈哈!当然不是。公子可否记得老夫从何而来?”

“当然。是卡梅洛吧?”

“没错。在卡梅洛,的确有一条龙,而且是很久以前,现在肯定不在了。莫甘娜,抢走了唯一的龙蛋,放到龙岛,龙的起源地。” 说起莫甘娜,梅林一直淡然的表情出现了裂痕,Tae 可看到里面的恨意。

“莫甘娜?就是她害我失去新娘的吗?” Tae 愤怒了。

“巫术,从来无好坏之分,只是看驾驭它的人如何应用。她与我都是有与生俱来的法力,可是我没有帮助她,也没有狠下心杀掉她。这正是老夫的错……” 梅林的双眼充满泪水,他吸了口气,“我再不会让相爱的人,受她的折磨。”

Tae 知道梅林一直藏着亚瑟的画像,想必就是这个女人,害他也失去所爱。

梅林擦掉眼泪,若无其事的告辞,但沧桑的脚步却藏不住。

不曾拥有,何谈失去 (10)(先婚后爱)

一下车,Beam 一行人直奔商场的Phayo 首饰店。这间首饰店已是百年老店,当初爸爸妈妈的定情手链也是在这买的。后来爸爸买下了这间店,把他两老的故事当做广告,拐走不少姑娘的小心心,骗走男人们的钱。

“少爷好!” 首饰店的负责人是一年轻小姑娘 Meow,对珠宝有异常的兴趣。看到Beam 总是笑眯眯的,害他心里发毛。

“呃……今年耳钉有什么新款?” Beam 扫了一眼橱窗,觉得还是由专业的推介比较好。

“怎么?学坏小孩打耳洞?小心我告诉老板。”

“才不是呢!这小屁孩要送人礼物。” Kit 戳穿 Beam。

“哟~ 肯定是送给大帅哥” Meow 眨着奸诈的大眼睛。

“呃……你咋知道是大帅哥?” Beam 好奇的问。

“我就说你这么肤白貌美的小哥哥,肯定最容易被看上。” Meow 捏捏 Beam 脸上的肉,被 Beam 拍开。

“别废话!”

“Dr. Beam 害羞了。” 店里其他的小姑娘都换上了意味深长的笑容。

“都怪你这个大嘴巴!” Beam 咬牙切齿的说。

“我不说,Meow 怎么帮你选?” Kit 又炸毛了。

Beam 和 Kit 互相用小拳拳捶对方,Ming 无奈的看着他们。

“电话来了,电话来了……” 诡异的声音从 Ming 的裤兜里传出,Ming 抱歉的笑,走了出去。

“别告诉我,电话铃声是你的声音!” Beam 一脸心痛欲绝的样子,捂住胸口,一手还指着 Kit。

“是是是!” Kit 拍开了 Beam 的手,“看你的耳钉,少管我。”

“嫁出去的女儿拨出去的水啊!” Beam 捶着胸口,擦根本不存在的眼泪。

“好了,少爷。这些都是最新款,还有戒指。” Meow 捧出两个托盘。

“我要独一无二的。”

Meow 扶额,拿出一颗银色耳钉,“这是最新款,而且只有一个。跟你手上戒指的风格比较相似。”

“那我就要这个。” 定情信物绝对不可以跟别人一样。

“对了。听说以前老板和老板娘亲自为 Phayo 首饰店拍广告宣传,这个习俗要不要传承一下?”

“他不会要吧……”

“你爸妈的故事,2 Moons 已经成为年轻少男少女们的经典必读小说。难道你不想吗?给我他的照片,我来帮你们想个广告。” Meow 指着店里的海报。

在其他小姑娘在包起耳钉时,Kit 搜了 Cute Boy 的网站,急速递给 Meow。

“Kitty!” Beam 气急败坏的叫。

“哦?竟然是他?” Meow 看到照片后,激动得拍桌。

“啊?什么意思?他是渣男?”

Meow 一巴掌拍在 Beam 的头上,“不是!上几个月,他就来过店里订戒指。他说他要向暗恋的人告白。妈耶!这也太浪漫了吧!”

Beam 从店里出来整个人都是飘飘然的,“Kit, 你掐我一下。”

Kit 看他自动送上门来,自然不会轻易放过。

“噢噢噢!妈耶!疼死我了!” Beam 追着 Kit 打,Kit 一脸嚣张的跑向在角落打电话的 Ming。

刚进来的 Forth 抬头扫视整个商场的结构,却看到上层两个熟悉的身影。

Ming 刚好挂掉电话,“Kit, 你们打算吃什么?”

“刚才誰打来?”

“公司。就是之前跟你说的那个案子。”

Kit 满意的拉着 Ming 去楼下的餐厅。

“你们吃吧,我接个电话,待会我就不回医院了。”

Ming 和 Kit 一脸明白的点头,拉开旁边的门,搭升降机下去。

“喂?”

“Beam,吃完饭了吗?在做什么?”

“我吃完了!”

“那我今天接你下班?”

“不用不用!我还不知道今天什么能下班。”

“好吧……” Forth 草草挂断电话,喜欢 Beam 那么久,他怎么可能连 Beam 说谎都不知道。

“Forth? ” 水仙刚跟商场负责人聊完,回来就见 Forth 一脸沮丧。

“水仙。我们先看这一层吧。” Forth 压下心中翻滚的怒气。

Beam 从角落走出,想着随便在附近买个三明治,待会去 Forth 的公司,给他一个惊喜,却看到下一层的他和水仙。

总裁和秘书,可真是般配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