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尘_猫

我想吃西瓜了……

撩 (3)

“呼……终于干完作业了!” Kat 愉悦的伸了个懒腰后,站了起来松一松筋骨。她无聊的坐在餐桌上,看着 Cute Boy 群里的信息。

站主 Ching: 今晚8点狂野医生和攻院约在老地方喝酒,召集摄影和临时演员 ,帮助和记录 Cute Boy 计划第一期。

站主 Ching: 为了 Cute Boy 的名誉![吼嘿!]

醉爱 Kitkat:我们工院什么时候成攻院了?

站主 Ching: 你们不攻,还有谁攻?再废话 Cute Boy 第二期,就不是你和你的巧克力了!!

醉爱 Kitkat:都是工院滴,差别咋那么大?[哭泣]

站主 Ching: 谁叫人家是大佬!

醉爱 Kitkat: [委屈]

KAT 妹妹:我来冒个泡泡 [可爱]

站主 Ching: @KAT 妹妹 作业写完了?

KAT 妹妹:写完啦!撒花!报告进展,撩哥天 书已经交到哥哥手里,我会监督他的。洗脑洗脑再洗脑。

KAT 妹妹: 我会尽量出席的,你知道我哥……[白眼]

醉爱 Kitkat: 那么可爱的妹妹当然要保护好啊。

KAT 妹妹:╯﹏╰

站主 Ching: 辛苦小 Kat 了,今天晚上七点半在酒吧门外等,我负责摄影机,其他人再不出现就踢出群,别妄想有免费狗粮![愤怒]

KAT 妹妹:还有还有。我哥表面上谁都撩,见到 Forth 肯定怂得不行。

醉爱 Kitkat: 这个没问题,我已经准备好方案。

KAT 妹妹:什么什么!

醉爱 Kitkat: 不能告诉你 [得瑟]

KAT 妹妹:那……那……我就告诉P Pha ,说 Ming 调戏我,让你一辈子都不受他和 P Kit 待见。

醉爱 Kitkat: 不要啊啊啊!不能在群里说,私底下私底下……[投降]

“嘻嘻…… 攻院的就是给力,让我去看看哥哥在搞什么。”

Kat 在餐桌上拿了个苹果,蹦蹦跳跳的去找 Beam。

撩 (2)

“师傅若没有其他吩咐,弟子就先回房修读了,告辞。”

“去吧去吧……老夫也很久没见过如此骨骼清奇的修法之人了。” Kat 故作玄虚地摸着不存在的胡子。

Beam 捧着资料,轻手轻脚的关上门,溜回自己的房间。

“喂?Ching 站主?我们 Cute Boy 的计划成功开启了。” Kat 悄咪咪的拨通了电话,激动地敲桌子。

“Kat? 怎么呢?” Beam 听到 Kat 房里的动静,又倒走回去。

“妈啊!我的手机……” Kat 捂住胸口,自认倒霉的捡回手机,“没事……你回去修炼吧。”

“噢……好的……” Beam 观察了几秒,发现没什么异常,又退了出去。

Kat 确认 Beam 真的回房后, 才又拿起手机。

“对不起,刚才手机掉了。总之我会监督他的,我先赶作业了。” Kat 匆忙的挂掉电话,又悲催的拿着各种参考书在看。

而另一边的 Beam,趴在床上,翻了一下资料。

“家教不严啊!我的妹妹怎么会知道这么多……”

Beam 慨叹家门不幸,一脸正直的放下了撩哥天书。

“这样是不对滴……不对滴……不对滴……不对滴……不对滴……不……对滴!” Beam 控制不了自己去尝试的念头,“男子汉大丈夫,有什么可怕的?为了妹子!为了幸福!加油加油加油!”

“噢!今天晚上约了工程学院的人喝酒。得好好准备一下了。Forth 你等着瞧!”

Beam 突然干劲满满,翻箱倒柜地找衣服。

“这件太旧了。”

“不好看。”

“显腿短。”

“粉色还是白色好呢?” Beam 拿着两件衣服在镜子前比划。

“嗯……粉色好像太撩了。白色有点禁欲?但会不会太沉闷?Forth 会喜欢什么?” 果然撩哥不容易啊!

“来看看这里写了什么……” Beam 随便乱翻天书,“诶?如果第一次见面,可以穿白衬衫,营造出初恋的感觉……自然的露出锁骨和再加一条简单的银项链。不要使用太浓烈的香水。要自然中透出一丝丝的性感……”

“嘤嘤嘤……待会要去撩人,好害羞的呢~” Beam 捧着自己发红的脸,“我要怎么跟他说话呢?”

“方案一:直接壁咚,表白。

方案二:耍酒疯,顺便揩油,留下点印象。

方案三:含情脉脉的看着对方。

“ 哇……这这这……三个方案也太丧心病狂了吧……还是自由发挥好了。”

撩 (1)

“唉……唉……唉……” Beam 无语的翻着手机通信录,发现所有能找的妹子都已经拒绝了自己。

“哥哥,已经是第418个叹气了。你就没其他事干吗?” Beam 的妹妹 Kat 从作业堆里找了团废纸,扔向 Beam。

Beam 头一歪完美地闪过纸团,却惯性地转了一圈,连人带椅地翻车了。

“唉……”

“第 419了。”

Beam 翻了个白眼,拍拍腿上的灰,也懒得动了,就坐在地上了。

“喂喂!” Kat 踢了 Beam 几下,“死了吗?”

Beam 顺势抱住 Kat 的腿,“没有妹子啊啊啊啊……还被踢伤了……”

“还说是狂野医生了,大清早跑人家房间碰瓷来了。”

“都怪隔壁工院的 Forth, 所有妹子都被他拐跑了。她们拒绝的理由也神奇的一致,全部都要去做头发。”

“哥,我有个好办法要听吗?”

“你怎么会懂我们这些大龄单身青年的痛苦?”

“喂!好歹我也是个女的!你们这些男的,只懂得自己的感受,女孩子喜欢什么却一点都不知道。”

“那……你说说呗……”

“你去追 Forth 吧!”

“什么鬼?!”

“嘘……你先听我说嘛!打断女生说话很没有礼貌的!”

“那也不会是叫我去追 Forth 啊!”

“哥哥哥哥……” Kat 扶额,“现在好多妹子都是腐女,说不定你跟他在一起还可以吸点妹子的注意力。而且,Forth 抢你的,你也赶走他的,不就扯平了吗?”

“也对也对……” Beam 挣扎了一下,还是觉得挺靠谱的,“不过怎么撩他啊?”

“登登登……” Kat 拿出一叠资料。

“撩哥天书?我的妹,你从哪弄来的?”

“这是我十年腐女的心得,现在传授给你了。Beam 你可愿拜入我门下?”

“弟子 Beam 必定谨遵师傅之言,不辱师门。”



2018 年😂

“曾经我想一了百了,但幸好你拯救了我。”

2017 年 12 月 29日 23 点 55分,Beam 在日记写下这么一句话。

一切都是从 Ming 的出现开始, Beam 才开始了解了自己内心对身边所有人的依赖。

从小被父母抛弃,受了伤 Beam 只懂得躲在心中角舔伤口,被排斥就藏在自己的世界里。就算装作不问世间事,也会听到那些人的闲言闲语。

初一,班上的人 Beam 都无法接近,只得一两个还算聊得来的朋友。无可否认他是寂寞的,很想做那些受欢迎的孩子,可以被关注,可以被关心。但是,他是在接受不了那些勾心斗角,也没有共同点,也已经错过了机会。

所以,他背负着各种各样的嘲笑,各种的压力。

有一天,Beam 莫名得罪了那一群人,被追着打。虽然他跑的快,却还是被绊倒了,那些人赶到了。他只能抱着头,任拳头落在身上,他想如果就这样死了,就可以永远留在自己的世界里。

很幸运的,天生爱做爸爸的 Pha 和 Kit 救了他。那时候 Kit 就像只小奶猫,萌化了他的心。Beam 变得开朗的,却用吊儿郎当掩盖伤口。

那晚, Beam 喝的烂醉,迷蒙中抱住了温暖,释放欲望。但第二天醒来,他后悔了,那是 Forth。好面子的 Beam 自然假装没事,却在每晚都想起 Forth 的模样。

“哎呀!你想吓死我吗?” Beam 生气的挣扎着。

“呐呐呐~ Forth 好不容易赶回来,就让我抱一会。”

“嗯嗯……”

“Beam 在写什么?”

“这个……等到我写满这一本,就给你看。”

“那你的身体呢?” Forth 的手又不安分的作祟。

“咳咳……那个随便看……” Beam 满脸通红的别开头。

虽然世界不如我所预想的,但有你,我看到了希望。

2018 新年快乐!曾经的都已是曾经,以往的痛苦只是笑话一个。

理所当然 (6)

“阿姨!还有粉红冻奶吗?” Beam 一边问,一边四处打量,防止 Pha 和 Yo 靠近。

“最后两杯了。” 小卖部的阿姨冒出头来。

“那你还有材料做吗?”

“呃……没有了,要在周末去附近超市进货了。”

“Yes! 太好了!” Beam 挥舞着激动的拳头,感受到老板娘奇怪的目光,Beam 立刻站好说,“咳咳……我要两杯。”

“现在的孩子真是奇怪……” 阿姨继续拿着苍蝇拍扇风。

Beam 想了想又倒回去,“阿姨!”

“哎哟我去……你怎么又来了?”

“阿姨,你过来点!” Beam 向她招招手。

“有话快说!” 这小伙子是挺帅的,怎么年纪轻轻就得病了?

“那个……如果一个很高的和一个很可爱的男生,他们买什么都卖两倍价钱,可以吗?”

“行行行!赶紧走,别挡我财运!” 阿姨的苍蝇拍打在 Beam 在柜台上的手。

“噢!” Beam 缩回爪子,抱着粉红冻奶逃跑了,“谢谢了,阿姨!你真漂亮!”

“贫嘴!”

Beam 在沙滩上漫无目的地走着,左一口,右一口的喝着两只手上的冻奶,脚下踢着细滑的沙。

“呃……呃……” 喝完冻奶已经是差不多半个小时了。

“呃……妈的……这东西也太腻了吧!” Beam 打了几个饱嗝,一脸恶心地把垃圾扔了。

郁闷的 Beam,开始往回走。

“啊!有个秋千!” Beam 眼前一亮,刚才怎么没看见这树上有秋千呢?不过那么久没玩过,于是他毫无防范地坐上秋千,快乐地荡着。

接近黄昏,太阳的热力减退,晚风的力度慢慢加强,吹乱了 Beam 的秀发。枝叶婆娑的大树被风吹得慌乱,潮起潮落的沙沙声,宛如轻声细语。

在良辰美景之下,Beam 又想起 Forth。

小时候 Forth 总是喜欢在他耳边吹气,痒得他直笑,但长大后他再也不让别人做出这么亲热的行为。可能是害怕失去自我吧!

他还记得在运动会后,Forth 靠在他肩膀时的喘息声,以及他激动的心跳。

“Beam 的脸怎么那么红?”

“那是……因为天气热!你还靠过来!” Beam 似是极度生气,但却隐藏着内里的害羞。

他起身离去,却被 Forth 一把抓住。

“呐~不要生气嘛!Forth 不开 Beam 的玩笑了。就让我靠一会。”

“累死你!” Beam 勉为其难地答应,而心跳一早被靠在身上的人所操控。

“P Beam 的脸真是红啊!”

“卧槽!” Beam 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大跳,直接倒在沙上。

抬头望,Ying 坐在树枝上,向他挥挥手。

Beam 正想发火骂她,身体里却升起异样的燥热。他往兜里伸,却找不到抑压剂。

“P Beam 是在找这个吗?” Ying 摇了摇手中的抑压剂,透明包装里的蓝色液体闪烁着奇怪的光芒。

“快给我!” Beam 咬牙切齿地说。

“凭什么?P Forth 怎会喜欢你这个装模做样的 Omega!”  Ying 徒手捏爆了抑压剂,蓝色的液体滴落在 Beam 的脸上,冰凉冰凉的。

“你!” Beam 气结,恨不得爬上树撕碎了 Ying。

“是不是很恨我?不过,你更应该恨你自己的不小心和狠心。除了我,还有千千万万个,求爱不得之人。我们就是要让你这些负心之人得惩罚。”

Beam 知到眼前之人已经走火入魔,不愿与Ying多说,撑着软软的身体站起来,往酒店方向跑。

“喂?兄弟们,有个未标记的 Omega 发情了。”

理所当然 (5)

昨天画风跑偏了,我们继续狗血。
撒狗血咯~撒狗血咯~

Forth 的衣服穿了一半,露出壮实的腹肌,和黝黑的皮肤。

Beam 怔怔的看着 Forth,握着行李杠,不知如何是好。Beam 还以为自己会分到一个 Beta 或 Omega。

“进来吧。别在门口傻站着。”  Forth 一脸平静的套上衣服,遮住健硕的身材。

“好的。” 妈呀,尴尬死了,跟他Forth 同一间房,还要看到他换衣服。Beam 想到自己扁扁的,白白的肚子就无语了,他已经算是比较强壮的 Omega 了, 怎么肌肉还是差那么多呢?

如果趁 Forth 睡觉时偷摸一下,应该没事吧?应该很好摸的!

“Beam! 你这个猪脑子!” Beam 狠狠的抽了自己两巴掌,怎么可以这么饥渴。

“你还好吗?” Forth 有点害怕,Beam 先是对着他目露凶光,一会就打自己。

“没没没!” Beam 向后弹出一米,双手交叠放于胸前,义正言辞的说,“这个行李我放这儿了。你不要弄它。”

“我没这么无聊。” Forth 翻了个白眼,“要去洗澡吗?”

“洗洗洗澡……不了。我出去海边走走。” Beam 打开了房门,一溜烟跑了出去。

明明平日在家,都可以看到住在对面的 Forth 换衣服,现在却莫名激动。Beam 掩住自己发红的脸,却停止不了想着 Forth 洗澡的样子。

沐浴露的泡泡交杂着温水,从 Forth 的肩窝滑到胸前,再流到腹肌,再往下……

“P Beam,你还好吗?” 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 Ying,摸了摸 Beam 的脉搏,“ P Beam 在发热,而且心跳很快哟~”

Beam 甩开了 Ying 的手,“关你什么事? ”

Beam 换回冷漠脸,绕开 Ying 下楼梯。

“Pha? Yo? 你们住在一起?”

“P Beam! ”

“Ming?”

Beam 一下子明白了,什么老师抽签,分明就是  Pha 搞的鬼。

“死 Pha! 说好的老师抽签决定呢?”

“喂喂喂!我可是你爸爸!放尊重点!”

“P Beam,不要生气呐~ 真的是老师安排的。” Yo 举起三根手指,“骗你的话,我就三天喝不到粉红冻奶!”

“那到底是什么回事?” Beam 对 Yo 粉红冻奶的毒誓还是相信的。

“老师说是抽签,实质上是怎么抽的,谁知道呢?”  Yo 眨眨眼睛。

“算了……” Beam 无奈的继续往下走,这两对狗男男,真的是够了。

“Yo, 你怎么会拿粉红冻奶来发誓?”

“P Pha, 反正这三天在海边,我肯定喝不到粉红冻奶的。”

“N Yo 真是聪明呢!”

Kit 和 Ming 面无表情的回房,拒绝了 Phayo 的狗粮。

龙 (3)

在海上飞行了许久,天空拉上幕布,穿过重重雾霭,Beam 终于看见陆地。

龙盘旋了几个圈后,却一下子把 Beam 扔在一个漆黑的洞穴里,之后消失的无影无踪。

“嘶……”Beam 觉得自己的骨头都要断了,手臂和腿上添了几道伤口,血腥味和洞穴的霉味混合。但更可怕的是死亡不知何时降临。

Beam 一边调整呼吸,一边研究逃跑路线,抑压着颤抖和不安的情绪。他双手撑在地上,慢慢的坐了起来,扯掉头上的纱,和身上的外衫,撕成布条后拎成一股绳。

Beam一手拽着绳,一手扶着湿滑的石壁,站了起来,把绳子扔到洞穴上凸出的石头。他扯了扯确定没问题后,把绳子往手上绕一圈,蹬着石壁往上爬。

“Beam…… 加油!只差一点点了!”

Beam 的手都磨出了血,却只能一直咬牙坚持,直到到达出口。

Beam 用力扒住洞口,一点一点的爬出去,当整个身体都可以感受到地面时,他已经没有任何力气了。

“嘿!你还好吗?”

理所当然 (4)

“Kit! 过来爸爸这儿!”

“P~” Ming 露出可怜的眼神,一把抱住 Kit 。

“死 Ming! 放开我!”

“Ming,你当我这个岳父死的吗!”

“好吧……”

刚好 Pha 和 Yo 坐的是三人座的, Kit 可以一起坐。

Pha 把 iPad 递给 Kit ,“这是分房的安排。爸爸我应该把 Forth 和 Beam 安排在一起吗?”

“我有个好主意!”  Yo 一听到 Forth 和 Beam 立刻精神百倍。

“N Yo 说来听听。”

“如果我们一开始就说他两住在一起,P Beam 肯定会傲娇,不愿意。”

“对噢!照 Beam 口是心非的性格,想撮和他俩有点难度。”

“噢!P Kit 你先听我说嘛!我的意思是,我们把所有人分两批,先让 P Forth 进去,再到 P Beam 。”

“也行! Kit ,你先回去陪你的 Ming 吧!”

终于到了海边,Beam 也醒来了,却没有感到平日一个人搭车睡觉的酸痛。

Beam 慢悠悠的下车, 拿过行李,走到大堂。

“Beam! 大家都回房间了,赶紧走吧!”

“Pha ,谁是我的同房啊?”

“我也不知道啊。” Pha 无奈的耸肩,“老师没有告诉我,只说是抽签的。”

“噢……好吧……”

Beam 拖着行李,打开了419 房间。

“Forth?”

理所当然 (3)

Beam 绝对没有看起来那么没心没肺,自从打抑压剂,失眠的状况又严重多了,更别说做梦。

可是他隔三差五就会梦到 Forth, 白天却又不敢接受 Forth,一直催眠自己说只是兄弟。也许某程度上他也把 Forth 对他的好视作理所当然的,最后伤透了 Forth 的心,他也失去了爱。

“Beam! 今天不是学校旅行吗?你还不……”

“啊啊啊!我起来啦!” Beam 弹了起来,立刻去刷牙洗脸,随便套上件 T 恤,拉着一早收拾好的行李,飞奔下楼。

“早餐!!”

“妈,再见!!”

Beam 一直向前狂奔着,他可不想错过去海边玩的机会。

“Beam! 又赖床了?” Pha 无奈的敲他的头,“我还以为你不来了。”

“他怎么会不来。这里可有他心爱的 Forth 噢!”

“你闭嘴吧!我还没见过这么吵的柯基!”

“死 Beam! ”

“Kitty!”

“宅烟…… 别吵了,我头疼。赶紧去放行李!” Pha 也是醉了,这两个儿子一见面就吵。

前面的座位已经被坐满,Forth 旁边的空位他又不好意思坐,他叹气,默默的走到后面一个角落。

“P Beam 好!P Pha 和 P kit 呢?” N Ying 向 Beam 问好。

“死 Kit,转个身就不见了。肯定是去后面那辆大巴,找他的小狼狗了。Pha 也去找小学弟了……汪汪……”

“哈哈哈…… P Beam 真是可爱。”

“我哪里可爱了? ” Beam 翻了个白眼,坐开了点。他可记得 Ying 是 Forth 后援会的,迷 Forth 迷得不行,无事来跟他聊天,肯定有毛病。

Beam 爱理不理的态度让 Ying 自讨没趣,只好跟前面的女孩子聊天。

Beam 掏出耳机戴上,因为胃有点不舒服,也睡着了。

一直装作看窗外风景的Forth,此时回头发现 Beam 又卷成一团,睡着了。他摇摇晃晃的坐到Beam 的身旁,让 Beam 枕在他的腿上。

Beam 很自然的抱住他的腿,嘟嚷着,“妈妈,我错了。”

Forth 揪住 Beam 的耳朵,“错在哪了?”

“没……没吃早餐……”

“还有吗?”

“嘻嘻……妈妈……我喜欢烟草味的肉……”

“那 Beam 自己是什么味道的?”

“我醉了……” Beam 胡乱的敲着自己的头。

“睡吧……睡吧……” Forth 抓住 Beam 在空中挥舞的拳头,“怎么就是不肯告诉我,你是什么味道呢?”

“因为……因为……我醉了……”

理所当然 (2)

“Beam! Beam! 饭都要被你捣烂啦!”

“啊?” Beam 回过神来,“我吃饱了……”

Beam 放下了餐具,慢吞吞的回到房间,拉过被子盖住头,却不断想起 Forth 抱着狗决绝的离去。他闭上眼,已然无法入睡, Forth 的质问犹在耳边。

“这孩子……饭也没吃多少,就饱了?” Beam 的爸爸只觉得莫名其妙。

“不会是抑制剂打太多,有副作用吧?” Beam 的妈妈疑惑的说。

“我还没听过,打抑制剂有把饭捣烂的副作用。”

“死鬼!那是你儿子!”

“别生气别生气,吃完饭,你上去看看。” 爸爸握了握妈妈的手。

“我吃完了,我先上去看看。你把碗筷都洗了。”

“遵命……” Beam 爸爸认命的拿起盆子到厨房,“唉……没有爱了……没有爱了……儿子比我还重要。”

明明决定好不再爱,Forth 还是忍不住拉开窗帘,偷偷看 Bem 在干什么。

本来一片漆黑,Beam 的妈妈亮了床头的灯。

Beam 盖着被子,整个人缩成一团,他的妈妈一直在拍他的背。Beam 突然掀起了被子,抱住他的妈妈—— 他在哭。

Forth 烦躁的拉上窗帘,不知为何他会哭,也从未见过他落泪,一时间手足无措。

“妈妈……我想自己待一会……”

“好吧……有什么事,要跟爸爸妈妈说啊!” Beam 的妈妈亲在他的额头,温柔的揉揉他的头发,轻轻地走了出去。

Beam 翻了翻床头的柜子,拆开包装,吞了颗安眠药,才终于有了睡意。

Beam 做了个奇怪的梦。

梦里,Forth 推开窗而来,坐在他的床边。

“小时候,你说要做Forth 的新娘。你还记得吗?”

“我记得。”

“那现在你还愿意吗?”

“我愿意。”

Forth 给他一个烟草味的吻,“我的新娘是什么味道的呢?”

“是……嘻嘻……不告诉你……”

“睡吧……睡吧……”